您的位置:首页 > 旅游

人工智能窗口期结束,科大讯飞们何去何从? 天津男子泰国骗保杀妻,引渡要过几关

  来源:大河网   
    2019-11-16

    百度与高通的合作刚刚宣布外界已经开始为科大讯飞“喊冤”一家成立 18 年的科技公司很可能成为互联网巨头们滚动扩张的牺牲品。

    回到高通与百度的合作本身双方将在包括骁龙 845 在内的Qualcomm骁龙移动平台上深度捧场并联合优化百度DuerOS在手机上的人工智能解决方案。简单来说百度DuerOS拿到了智能手机上的超级入口。

    或许手机厂商是否采用百度的人工智能解决方案还不得而知但DuerOS已然将自身放到了最有利的位置一个几乎可以断送竞争对手前景的江湖地位。

    互联网巨头眼中没有“边界”

    从互联网时代到移动互联网再到如今的人工智能时代诸如百度等互联网巨头一直在坚持一个清晰的原则:尊重法则但从未局限于已有的边界。百度与高通的合作同样是如此百度一直以来的身份都是全球最大的中文搜索引擎亦或者说是全球最大份的人工智能公司之一但百度并不认为自我是一家彻底的“软件”公司特别是DuerOS、Apollo计划等一系列举措之后百度眼中的边界早已消失。

    其实早在DuerOS诞生之初的时候百度就在进行开放的平台策略DuerOS开发的对话技能覆盖了 10 大领域、超过 200 个细分领域。截止到今年 11 月份DuerOS已经与 130 家硬件厂商合作覆盖了手机、电视、OTT机顶盒、投影、音箱、冰箱、儿童玩具、智能车机、智能后视镜等众多领域落地。不乏TCL、HTC、海尔、小鱼在家、猫王、极米等在行业中掌握着重要话语权的合作伙伴。

    在小米的IoT开发者大会上百度对于边界的认知进一步清晰。小米的优势在于应用能力、智能场景、智能硬件、大数据与生态链而百度更擅长AI技术包括语音、视觉等更智能的交互方式。强大的硬件能力与AI能力聚焦在一个新的开发者平台上无疑是吸引更多优展露开发者连接场景优化用户体验满足用户需求的理想方案。

    百度牵手高通的同时也意味着DuerOS正在从“朋友圈”、“生态圈”进一步向底层渗透。在此之前就已经与紫光展锐、ARM、上海汉枫达成战略合作使得搭载了DuerOS对话式人工智能系统的智慧芯片能广泛用于智能玩具、蓝牙音箱、智能家居等多种设备之上。当然高通之于智能手机的价值显然是其他芯片厂商无可比拟的也是DuerOS加速手机端布局不可多得的机会。

    一方面手机仍然是最核心的人机交互工具预计到 2020 年全球手机保有量有望达有 75 亿部这对DuerOS等筹谋人工智能操作系统的玩家来说俨然是一笔不可或缺的资源。另一方面手机厂商也在积极拥抱人工智能华为、荣耀已经推出了AI手机OPPO、小米等也已经提上日程百度或许并不愿放弃这个机会。

    诚然百度DuerOS作为人工智能操作系统的定位很明确百度所谋求的是人工智能能力、数据能力与计算能力加以开放的对外合作姿态。理论上DuerOS可以实现在所有的人工智能设备上适用所有智能场景成为下一代人机交互的入口。不仅在商业前景上更具想象空间也早已超越了互联网边界的限制。

    人工智能的窗口期正在关闭

    人工智能引发了新一轮的创业浪潮可当百度、阿里等巨头进入的时候留给科大讯飞等企业的窗口期却在逐渐关闭。BAT正在以更快速更全面的技术进行滚动扩张“小步快跑”的科大讯飞们已经成了落后者。

    就在百度与高通的战略合作对外公开之前百度还悄然进行了另一个大动作:宣布语音技术全系列永久免费人工智能开始进入到免费战。可在人工智能领域深耕 10 余年的科大讯飞仍在继续着“卖技术式”的扩张在商业层面自我设限。

    百度牵手高通的背后意味着智能手机这块大蛋糕已经不属于处于上升期的创业公司尤其在语音领域。但在百度之后腾讯、阿里等又会如何跟进呢?情况恐怕只会越来越糟。

    克莱顿?克里斯坦森在〖创新者的窘境〗中提出了新市场颠覆的理论在巨头林立的市场中创业者的突围需要产生一个新的市场空间且不同于传统的性能纬度。典型的案例就是特斯拉得益于在电池上的颠覆性技术与颠覆性的商业模式二者的完美结合才使得特斯拉在传统车企的围剿中脱颖而出。

    但在人工智能领域这个市场逻辑似乎开始本末倒置BAT在不遗余力的推动模式创新与技术创新诸如科大讯飞等十多年的创业老兵反倒成了颠覆的对象。

    从市场层面来看vivo在语音技术上由科大讯飞转投百度华为的部分机型也开始采用百度的技术;腾讯QQ自 2006 年起就是科大讯飞的客户但目前腾讯所有语音端都采用自我研发的AI技术;淘宝、支付宝的电话客服质检天猫精灵优酷虾米乐曲也都开始应用自我的语音技术……那么产业链上形形色色的创业者会是科大讯飞的最后抓手吗?不幸的是BAT也看到了这个市场并相继打出了“免费”的商业策略无疑在逐渐削弱科大讯飞的固有优势。

    从资本层面来看科大讯飞的股价在近一年来一路高涨而支撑起股价的直接原因就是智能语音领域的优势。不过科大讯飞一直深耕B端市场语音只是一个工具缺少内容上的补充也没有延伸到操作系统的高度。BAT也开始从消费者市场进军B端与政府市场特别是其在生态上讲出的诱人故事会改变资本对于科大讯飞的看法吗?势必会产生一次不小的冲击波。

    归根结底百度结盟高通再一次让我们看到了巨头抢占市场时的凶猛与果断对合作伙伴也表现出了前所未有的开放与包容。相比之下科大讯飞却犯了〖创新者的窘境〗一书中所描绘的常见错误在技术上很难与巨头拉开差距在商业模式创新上又止步不前这或许才是最危险的信号。

      天津男子泰国骗保杀妻引渡要过几关

      本报记者 马树娟

      据〖新京报〗报道2018年10月29年的天津女子张红(化名)一家三口前往泰国普吉岛度假后被发现在酒店游泳池内死亡与其同行的丈夫张某被泰国警方认定为凶嫌。案发前几个月张某曾陆续为妻子购入近3000万元保额的保险而受益人就是他自我。目前张红家属已向泰国警方申请将张某引渡回国受审。

      因为该案发生在境外且犯罪人与被害人关系特殊、案件性质恶劣一经报道便引发了社会广泛注意。公众也非常关心张某能否被引渡回国受审接受中国法律的制裁。

      针对张某杀妻骗保案涉及到的引渡相关法律问题〖法制日报〗记者专访了河南科技大学法学院教授、法学博士王君祥。

      记者:什么是引渡?目前中国与泰国是否建立了相关的引渡条约?

      王君祥:一般说来引渡是一个国家根据条约或者个案安排向另一个国家提出请求将在该国境内受到刑事犯罪指控或者被判刑的人员移交给本国的行为。引渡是个非常专业的国际刑事司法问题是国际刑事司法合作制度中历史最为悠久、适用非常普遍的一种制度。

      提出引渡请求的法律依据是条约与个案安排。前者一般是指国家间签署的双边引渡条约也可以是双方国家参加或者认可的多边国际公约;后者是无条约情形下双方国家达成个案协定在互惠原则下进行合作。中国与泰国在1993年8月就签署了引渡条约这也是中国政府与外国政府签署第一个双边引渡条约。另外本案中犯罪嫌疑人是中国国籍被害人也是中国国籍根据我国刑法管辖权的规定中国享有本案的刑事管辖权。中国警方也根据已掌握的证据情况以诈骗犯罪立案。因此本案已经具备了向泰国提出引渡请求的法律根据与事实依据。

      记者:您刚才提到依据目前中国警方掌握的情况中方可以向泰国方面提出引渡张某的请求那么要将张某引渡回国是否会比较顺利?

      王君祥:其实引渡合作作为一种国家间司法合作在实施层面还会受到很多因素的制约比如两国间法律制度、法律文化的差异与冲突等。

      记者:就本案来说中国要成功将张某引渡回国需要考量哪些因素?

      王君祥:根据中泰引渡条约第4条的规定:“根据被请求方法律该方对引渡请求所涉及的犯罪具有管辖权并应对被请求引渡人提起诉讼的可以拒绝引渡。”假如泰国方面认为他们应当对嫌疑人张某提起诉讼且更为合适的话泰国是可以拒绝中方引渡请求的。  从案件实际情况看杀妻骗保犯罪行为发生在泰国泰国警方依据属地管辖权已经立案、检查取证且已将犯罪嫌疑人羁押。泰国在确定是否引渡时肯定会审慎考虑上述因素的一旦泰国警方认为应当对张某提起诉讼那么他们是可以拒绝中方提出的引渡请求。

      另一个因素是中国警方提出引渡请求的罪名问题。目前中方是以涉嫌诈骗进行立案的而泰国警方是以谋杀罪名拘捕的张某。假如用涉嫌诈骗罪名提出引渡请求因为这两个犯罪在泰国的量刑差异巨大这也会是影响泰国作出是否引渡确定的重要考虑因素。

      记者:假如中方以故意杀人罪提出引渡请求结果是否会有所不同?

      王君祥:假如以故意杀人罪提出引渡请求鉴于我国对故意杀人罪最高量刑为死刑则会面临一个死刑不引渡如何处理的问题。虽然中泰引渡条约中没有就死刑不引渡问题作出规定但是作为引渡的一般国际原则死刑不引渡是刚性的除非请求国作出不适用死刑的承诺。一旦中国作出承诺张某回国受审就不会被判处死刑那么不会满足被害人家属希望嫌疑人以死偿命的愿望。

      记者:在中泰两国都拥有管辖权的情况下如何解决管辖权冲突问题?

      王君祥:在两国都主张本案管辖权时就存在管辖权冲突的问题。管辖权冲突解决首要原则就是双方协商一般本着犯罪行为地、嫌疑人实际控制方、法益受到侵害严重等顺序考虑从而本着最为便利管辖的原则来处理。从这一点看中国要想成功引渡张某仍需与泰国方面进行协商。

      记者:假如张某没有被引渡回国是否意味着他在泰国接受审判后就不会再受到中国法律的制裁?

      王君祥:即使张某没有被引渡回国但从其罪行严重性看泰国警方也一定会依据属地管辖原则对张某起诉审判。同时依据我国刑法第10条规定:“凡在中华人民共与国领域外犯罪依照本法应当负刑事责任的虽然经过外国审判仍然可以依照本法追究但是在外国已经受过刑罚处罚的可以免除或者减轻处罚。”因此张某即使在泰国服刑期满仍然面临强制被遣返回中国受到中国法律制裁的命运。

      因此中方在确定是否最终向泰国提出引渡张某的请求时一定会慎重考虑诸多制约因素在作出正式引渡请求时双方司法机关也会进行必要的沟通协调。

    d89n.cn http://d89n.cn
分享:

  • 是谁造就了网络骗子
    是谁造就了网络骗子
  • 台湾5700吨非食用油失联 流向有待追查
    台湾5700吨非食用油失联 流向有待追查
  • 快播起诉深圳市监局庭审结束 法院将择日宣判
    快播起诉深圳市监局庭审结束 法院将择日宣判
  • 巴萨再输弱旅被球迷吐槽:差不多支离破碎了
    巴萨再输弱旅被球迷吐槽:差不多支离破碎了